下拉阅读上一章

1090 掌握了生死力量的人

   克拉布的问题很麻烦,也很有趣。

   事实上,等斯克林杰带着傲罗们恢复了这个战场的原貌,带着人撤离之后,邓布利多、格林德沃和安东就已经出现在现场。

   罗恩、高尔也带着德拉科、赫敏和克拉布来到这里。

   “甚至不用检查我也知道,一定又是伏地魔的阴谋。”斯内普那独特拖着长音又骤变急促的独特说法方式,简直满满的嘲讽,“有些人虽然拥有了强大的施法能力,但并不代表他就会变成一个有智慧的人。”

   “不外乎就是杀戮、胁迫、煽风点火……”

   当过往的偶像变成了敌人,眼中的目光自然而然抛开了那些滤镜,再度去看伏地魔,很容易察觉对方有种混混头子的行事作风。

   斯内普对着邓布利多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怀里的哈利,“哈利偷偷学了我发明出来的魔法,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孩真是幸运,我恰好研究出守护神咒对于那个魔法的效果。”

   邓布利多面露微笑,不无轻快地说着,“哈利总是那么幸运,不是吗?”

   “呵~”斯内普冷笑了一声,看了眼周遭的人,有些隐晦地说着,“他不可能每一次面对黑魔王都指望幸运。当我们自以为特别幸运的时候,命运就会在我们最得意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做出最恶毒的安排。”

   格林德沃吹了个口哨,“是这样的没错。”

   就这样,斯内普带着老巫师费因斯、女狼人吉莉安、以及费尔奇一起离开了这里。

   而洛哈特则是留了下来,抽出魔杖仔细地给克拉布做着检查。

   不多时,他眼睛一亮,将魔杖轻轻地从克拉布的头上移开,杖尖拉扯着一条散发乳白色光芒的线条。

   “他被覆盖了一层记忆,很粗糙的手法,不过特别的霸道,如果没有人发现,这层记忆甚至会伴随他一辈子。”

   在他身旁,安东的左手化为无数的灵魂黑线,径直没入到克拉布的脑袋里,仔细地观察着。

   “这些记忆怎么处理?”洛哈特看了眼邓布利多,又看向安东,“记忆里有关于你的信息,大概就是伏地魔希望让人觉得烧毁魔法国会和庇护猎巫者组织的都是你。”

   “栽赃嫁祸、挑拨离间。”安东啧了一声,“斯内普教授说得对,我这位亲爱的教授的手段也就是这样。”

   他对着洛哈特摇了摇头,“直接销毁吧。”

   洛哈特点了点,轻轻抖了一下魔杖,那条乳白色的记忆顿时消散在空气中。

   做完这一切后,他有些表情古怪地看着安东那只化为无数黑线的左手,“你在做什么?”

   安东挑了挑眉,“您说,一个人的记忆发生变化,他的思维是不是也会发生变化?”

   “当然!”洛哈特几乎都没有思索就给出了答复,“当然,我说的不是魔法哈,不是你那个什么灵魂六元素之类的,说实在的我并不是很懂。但我知道,每个人的性格、行为方式、思考方向等等,都是过往经历的一切带来的。”

   “受过感情伤害的女人,总会对其他适龄的男人表现出超过一般女性的警惕性和抗拒。”

   “嘎嘎嘎……”安东怪笑着调侃道,“哇哦,您看起来很懂哦。”

   “!!!”洛哈特看着周围好奇看着自己的小巫师们,不由得面色也扁的古怪起来,“这只是一个例子!”

   “我……”

   “我是说,安东,你在做什么?”洛哈特生硬地歪楼着。

   “我在观察他的灵魂……”安东眯着眼仔细感受着,“特别有趣的变化,记忆、情绪、意志、思维、时间和痕迹之间是有着极为独特的互相影响的,最有意思的是在这些变化中,我们自身的灵性正在做出最恰当的调整。”

   洛哈特一脸茫然地看着安东,“你能不能说简单点?”

   “简单点来说,他的思维发生了点变化,似乎更适合厉火的施法了。”安东巫师袍口袋里飞出一个记事本和水笔,漂浮在半空中快速的记录着,“也许这是特别合适巫师从夯实基础后走向专精的方向。”

   “厉火?”洛哈特皱了皱眉,“这种黑魔法太可怕了,特别容易失控。”

   “但有时候我不得不感叹命运做出的安排。”安东手臂收回,再度恢复成正常的模样,“我看了您给我写的那封信,讲述开发月球的关键可以是气象咒。”

   洛哈特顿时嘚瑟了起来,“我想这是一个很有效的方向,我可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巫师,太懂得环境改造了。”

   “确实。”安东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但这需要更多的人过来帮忙,然后我再调用这样的集体意识施展气象咒,也许克拉布的厉火咒能作为一个极其重要不可或缺的元素。”

   火焰,无法熄灭的火焰。

   厉火的属性不仅在仪式魔法里有着极其重要的象征,在神话这种集体意识认知里也有着太多的指向。

   由此延伸,安东有了太多太多的想法。

   也许,他应该花费更多的时间到航海士这些成员的培养上。

   这可不是一次性的,月球也不过是星辰大海的第一站呢。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他在私底下已经不止一次对盖勒特惊叹先行者这个组织对巫师世界的意义。

   当他发现制衡不了安东之后,跳出原来的框框来看,真实地察觉到安东在巫师世界中存在的意义。

   “国际巫师联合会针对这起事件会发起调查和审判,你们照常配合就行,其他的交给我。”邓布利多并没有说太多,只是示意了眼格林德沃,两人直接幻影移形离开。

   等到这两位大佬离开,其他的小伙伴们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罗恩和赫敏有些紧张地看向斯内普教授刚刚的位置,“也不知道哈利怎么样了。”

   纳威不无关心地看着他们,“我觉得赫敏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吧,克拉布引发的那个核弹对于正常的巫师世界来说太可怕了,也许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赫敏顿时面色一变。

   “不,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在旁和高尔一起搀扶着克拉布的德拉科反倒是一脸轻松,“这是一个我们表现自己的机会,在邓布利多这个国际巫师联合会首席巫师已经知道这是黑魔王的阴谋,以及先行者组织的庇护,我想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这时候我们反而应该考虑的时候,怎么趁机表现自己,趁机想办法走入国际巫师联合会的舞台。”

   德拉科目光灼灼地看向赫敏,又转头看向汉娜和纳威,“你们觉得呢?”

   “还可以这样?”赫敏愣住了。

   “我想确实是这样的,甜心。”汉娜一把揽住她的手臂,“从囚犯到官员,这种魔幻的事情不止一次的发生在巫师世界,确实很难得能有那么多目光和媒体都在盯着你,看你会说出什么来。”

   赫敏有些激动,又有些迟疑,左右张望了一下,最终看向安东。

   “嘎嘎嘎……”

   安东挑了挑眉,“看,你已经多少懂得巫师的规则了不是吗?”

   是的,就好像魔法部大厅里的那个方碑上写的——魔法即强权。

   当你拥有了强大的魔法实力,你也就同时站着那些在魔法机构里拥有强大权利的人的同一个层次。

   大家都是平等的,你希望以规则赋予的权利来审判我的时候,我也将用魔法赋予的权利来审判你。

   当赫敏将目光看向安东寻求这场讨论的最正确答案的时候,显然,她已经开始意识到魔法对于一个巫师到底代表着什么。

   特别是安东、斯内普、费因斯、尼可勒梅这些悄然掌握着生死力量的人面前,有些权利甚至是无上的。

   那么,一个有趣的问题就这样摆在眼前。

   老伏这个掌握了生死力量的人,是否能让贝拉和小巴蒂复活呢?

   如果不行的话,他是能找斯内普、费因斯、尼可勒梅,还是找安东?

   哇哦~

   安东可是很期待呢。

   然后,跟这位亲爱的教授好好算算克拉布的账。

   (本章完)

1090 掌握了生死力量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